保定麻将八张技巧|保定麻将扣牌
6平米 > 小品臺詞 > 岳云鵬最新相聲《我要講規矩》臺詞
岳云鵬最新相聲《我要講規矩》臺詞

作者:6平米

岳云鵬:謝謝,謝謝大家,我也愛你們。作為一名相聲演員,什么都得研究。

孫越:那是。

岳:最應該研究的就是規矩。

孫:規律和規矩。

岳:當然了,我問你,你研究笑了嗎?

孫:笑容,

岳:笑容,研究笑容了嗎?(笑)

孫:我們說這是笑不是賤,知道嗎。

岳:笑跟賤是有區別的。

孫:有什么區別?

岳:這是笑。

孫:賤呢?

岳:賤

孫:您哎,您這就是賤笑,我告訴你

岳:讓你見笑了。

孫:別見笑了。

岳:剛才我們開玩笑,臺上無大小,臺下立規矩。

孫:沒錯。

岳:比如我們說相聲,最簡單我們相聲,有很多規矩。

孫:咱相聲什么規矩?

岳:三年學藝。

孫:對。

岳:兩年效力。

孫:這是相聲師徒。

岳:跟我師父學了三年,我師傅不能收錢。

孫:吃師父,住師父的。

岳:我師父沒有收過錢啊。

孫:那是那是。

岳:各位,沒有收過錢。

孫:你呀,是不打算好了。

岳:兩年效力。

孫:對。

岳:這兩年掙的錢全都交給師父。

孫:出師效力,交師父。

岳:全都交給師父。

孫:你師父不是不收錢嗎?

岳:兩年效力,還有三節兩壽。

孫:兩壽怎么講?

岳:三節,五月節、八月節、春節;兩壽,師父過生日,師娘過生日,而且得去家里看師父師娘去。不能空著手去,得多拿東西。這東西低于兩千塊錢就進不去,低于兩千塊錢,他就放狗。我的天,藏獒咬的我啊~

孫:你等會,在呢,在呢,注意點,注意點。

岳:我的天吶,我說的太多了。

孫:有點多了。這么說吧,徒弟給師父拜生日去,如果說不認識師父家,都不行,這就不是好徒弟。

岳:我認識我師父家。

孫:你認識師父家?

岳:我當然認識了。

孫:你要不認識,怎么讓狗咬的呢?

岳:嚇死我了。都是有規矩的。

孫:是是是。

岳:電視劇里,更多的規矩。

孫:電視劇里有什么規矩?

岳:男主角跟女主角說:“等著我,回來就結婚”

孫:是。

岳:這個男主角肯定死。

孫:就回不來了。

岳:要么回不來,要么死。還有呢,電視劇里咳嗽,拿手絹,只要一捂嘴。

群:血。

孫:你看都知道,一捂就有血。

岳:你們家有電視。

孫:你們家沒電視?

岳:就有血。

孫:一咳嗽就有血。

岳:對呀。做一個表演。

孫:你的身體怎么像真的呀?

岳:你看,有血。這沒有,我不能真咳出血來,我死這兒了一會兒。眼巴巴還看著呢。

孫:表演不真實。誒不,咱就說非得咳出血嗎?

岳:這是規矩啊,不能打破它的規矩。

孫:你咳點別的出來,我瞧瞧,你換換,非得咳血,什么意思啊。

岳:換一種?

對,對,對。你咳點別的,我聽聽,有什么。

岳:(咳咳)這是qq。

孫:誰問你了。qq像話嗎。

岳:再把我假牙咳出來。

孫:這不好看。

岳:表演一下就完了。

孫:是是是。

岳:比如說電視劇里頭,重病人醒過來,知道說什么嗎?

孫:不知道。

岳:我給您做一個表演。

孫:就愛表演這個。

岳:就比如說我是重病號。

孫:能瞧出來。

岳:昏迷了好幾天了。

孫:重病號醒過來那么開心嗎?

岳:就是,大姐。

孫:要什么呀這是?

岳:水。想起來了嗎?

孫:還真是,還真是這樣我跟你說,一般醒過來要水。

岳:對,要水。

孫:咱正格的,要點別的呢?

岳:再來一回。

孫:來點別的,來點別的。

孫:要什么呀這是?

岳:自拍。還自拍呢。

孫:這想自拍。

岳:對不對。再比如說,電視劇里頭,如果,你被刀砍了,對不對,馬上就要死了。

孫:你等會兒,我被刀砍?

岳:馬上就要死了,我的天吶。

孫:憑什么我被刀砍的呀?

岳:你捧哏的呀。

孫:誰告訴你的。

岳:你掙得就是死的錢。

孫:你甭來那一套,我告訴你,樹大招風,越大的腕,他越讓人砍呢。

岳:(看郭德綱)砍我。

孫:這你怎么沖出來了?

岳:我腕大。

孫:見容易就上。

岳:如果說,我被人砍了。

孫:是。

岳:我跑過來,你只要問我兇手是誰,我立馬死。

孫:一問兇手是誰你就死?

岳:電視劇都這樣。

孫:都這樣嗎?

岳:當然了。

孫:我這還真沒觀察過。

岳:咱做一個表演。

孫:還表演。

岳:比如我被刀砍了。

孫:你被刀砍了。

岳:我跑過來。

孫:行行行。

岳:等著我啊。

孫:干嘛去。

岳:等會。

孫:這上后邊讓人砍去了。

孫:那個,這位演員,我就說一句啊,就砍成這樣,死后邊就可以了,你還能走到臺前來,都砍成這樣了,這刀也太大了,都劈在臉上了,知道嗎。

岳:這不行啊?

孫:這太大了,沒有功夫說話。你換一個,這刀太大了。好家伙,砍臉上能走出來,這生命力太頑強了。

孫:這也死透了,知道嗎。你扎這就死了,知道嗎,沒工夫出來了。你別這樣,扎這就沒工夫出來了。

孫:誒,扎心臟也不行,扎心臟也會死的。

岳:扎這兒吧。

孫:扎那兒吧,往下點,扎這兒。跑著,我問你啊,跑回來,兇手是誰?”

岳:兇手,兇,兇。。。(死了)

孫:行了行了,起來吧,一問這句就死。

岳:對啦,就必須死。

孫:那這么著,我一問,你把兇手說出來怎么樣?

岳:不行。

孫:你說出來咱拍續集呀。

岳:改變劇情了

孫:改變不了,我們跟兇手搏斗去,有武打戲,不也挺好。再來一次,給你報仇。

岳:好。

孫:你非得死這兒是怎么著啊?(扎脖子)我問不出來了。扎著扎著。非得跑回來自己:兇手是誰?

岳:“兇手,兇,兇,兇,郭德綱。

孫:誰?

岳:郭德綱,郭德綱,重要的兇手說三遍。

孫:你怎么招他了?該,你招他干嘛呀你。

岳:什么叫該呀?

孫:廢話,你沒見他瞪你呢。

岳:這都是規矩。

孫:這是規矩,那還有什么規矩?

岳:比如說電視劇里頭,你腦袋甭管撞到哪兒,立馬就失憶。

孫:腦袋一撞就失憶?

岳:對呀。

孫:我還真沒觀察過。

岳:咱做一個表演。

孫:撞著失憶了。

岳:比如說,來。

孫:怎么了?

岳:敲一下,你就失憶了。

孫:敲一下就失憶。(敲)

孫:你是誰呀?

岳:我是你爸爸。年輕的時候,我跟你,我們倆相愛了,后來她就跟那個男人離婚了,然后我們組成一個新的家庭。小時候你有病,然后給你吃錯藥了,你就長成這樣了。

孫:你等會兒!我想起來了。

岳:你想不起來。

孫:我想起來了。

岳:你失憶了。

孫:那我怎么能想起來啊?

岳:再撞一下才能想起來。

孫:再撞一下就想起來了?

岳:電視劇的規矩嗎。再來啊。

孫:來來來。(敲)

孫:你是誰啊。

岳:我是你爸爸。

孫:我想起來了,我想起來了,我想起來了。

岳:你這怎么沒法演啊。

孫:廢話,我吃著虧呢我。

岳:還有,電視劇里頭,男女主角吵完架以后,在人群中,在大街上,很多人,這兩個人怎么都見不到面。

孫:這愛情片?

岳:對呀。咱倆做一個表演。

孫:怎么表演啊?

岳:咱倆吵完架,大街上要見面,就是見不到。

孫:找對方。

岳:對。

孫:男女戀愛,誰來男的?

岳:我來男的。

孫:誰呀?

岳:因為我有陽剛之氣。(噓聲)我來女的吧。

孫:眾望所歸。

岳:因為我有陰柔之美。

孫:你到底有什么呀你?

岳:我都有,都有好不好。

孫:那就我來個男的。

岳:你來男的,我來女的。

孫:咱倆吵架了。

岳:我捯飭一下。

孫:化個妝。

岳:對。

孫:化妝成這女的,我們倆吵架,完了我還得出去找他去。您這是什么呀這是?

岳:頭巾啊,我得像個女的呀。

孫:哎呦我的天吶!

岳:(戴頭巾)

孫:從側面看跟一蠶豆似的。要不算了。

岳:為什么?

孫:我不找你了。

岳:我多美呀,我又白。

孫:行了行了,你這不是領回家膈應嗎。

岳:那也得找,知道嗎,咱倆相愛多年了。

孫:還多年了。

岳:我馬上就要給你生孩子了。

孫:趕緊來一點那個愛情的背景音樂。

岳:預備,開始。(好漢歌)

岳:干什么,好漢?請劫色好嗎,不要劫財,劫色吧。

孫:打住打住。

岳:什么音樂這是!

孫:不是愛情嗎,愛情刪了嗎?愛情啊。

岳:沒規矩這音樂放的,開始,(這一拜春風得意遇知音 桃花也含笑映祭臺)

孫:停停停,你們有過愛情嗎?

岳:這一拜,這是愛情嗎?該結拜了。

孫:愛情歌曲,搞戀愛你知道嗎?

岳:開始。(來自星星的你主題曲)

岳:停!

孫:這是,這是。

岳:哦。

孫:開始(來自星星的你主題曲)

岳:親愛的,你在哪兒呢?

孫:你在哪兒呢?

孫:我走到這你應該看不見我。

岳:廢話,

你長成這樣我能看不見嗎!他一個人頂四個人的分量!我能看不見你嗎!

孫:我告訴你,甭說我,大象從這過你也得看不見,這是規矩。

岳:這是規矩?

孫:倆人都看不見。

岳:就得看不見?

孫:對了。

岳:再來(來自星星的你主題曲)你在哪呢?

岳:你過來,來,來,你過來,來。你怎么看見我啦?

孫:你跟肉蟲子似的跟那扭半天了,我能看不見你嗎?

岳:得看不見知道嗎?

孫:這規矩,倆誰都看不見誰?

岳:看不見。

孫:來來來。

更多內容移步微信公眾號:

微信公眾號

相聲小品大全
保定麻将八张技巧 悠洋棋牌网页 云南11选5的开奖结果 吉林时时彩票开奖号码查询今天 贵州快三开奖结是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时时彩十一选五 快乐12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腾讯棋牌欢乐拼三张 百家乐真人游戏 怎样陪酒赚钱